您现在的位置:

苹果汇 >

空间之田园悍妃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308章 别想光拿好处不办事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话刚出口,凤云晖很快便又反应过来,似乎青虚道人是修士这一点并不难理解,之前青虚道人也在他面前演示了一些常人做不到的事情,确定过并不是骗人的把戏后他才重视了对方说的话。

    这么看来,那些手段,可不正该是修士有的手段吗?

    “他虽然似乎身具火灵根,却未必是个炼丹师,若不是我提醒你,便是他有意愚弄与你,你也无从查觉。”凤云修不客气地说道“青虚道人不过一个三灵根的散修罢了,背后连个宗门都没得依靠,散修普遍资源不足,难得得知了有不老草的存在,又涉及到我这个在大周权柄颇大,实力雄厚的藩王,他一人怕招惹不起,这才来找你给他做后盾,试图浑水『摸』鱼占便宜,你还当他一个修士会多在意一个不能给他修炼资源的凡俗皇帝的重用?”

    凤云晖“……”凡俗皇帝也是很有权力的!为什么被他这么一说,总觉得自己这个皇帝当得这么没意思呢?什么叫他被愚弄了还无从查觉?他是那么蠢的人吗!?

    不过……罢了。

    凤云晖叹了口气,头疼地抚了抚额。

    先知道了凤云修是变异天灵根,如今已经是金丹期,据说比筑基期高了一个大境界,还能御剑飞行,本来重视的青虚道人在他心里的地位顿时降了又降,至少,别的不说,青虚道人肯定是不会御剑飞行的,不然早就演示出来了。

    比起实际上他并不知道症状性母猪疯的发病症状底细的青虚道人,凤云修怎么说,即便他不愿承认,但品『性』方面还是更值得信赖吧?

    退一步说,就算他依旧有所怀疑,人家根本没打算直接把不老草拿出来,他除了认,还能怎么样?

    “你也不必一脸好似我『逼』良为娼的满不情愿,我既然说了会给大周谋取相应的利益,就不会只说不做。”

    凤云晖脸『色』一黑,额头暴起青筋,磨着牙道“用词严谨一点!”什么『逼』良为娼,那是该对他这个皇帝用的词儿吗!?

    凤云修没搭理他,径自说“当然,你才是大周的皇帝,也不能一『毛』不拔。”说白了就是,别想光拿好处不办事。

    “我难得回一趟京城,也有意将一些该处理的事情一并处理了。”

    凤云晖眼皮不自觉地一跳,“你有何事要处理?”总觉得不会是什么好事,至少不会是对他有利的事。

    “你当真毫无头绪?”凤云修冷哼一声,一脸不快,“之前你给我赐婚为的是什么目的,还要我明说吗?”

    凤云晖面『色』微僵,神『色』有些不自然地眼睛飘忽了一下,含糊道“所以,你是想让我给你退婚?”

    凤云修嘲道“我本就没接旨,这婚是自然是从一开始就不作数的。”

    “……”凤云晖忍了忍,还是忍不住说“可我的圣旨都已经发了!满朝文武,包括很多百姓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癫痫科好不好们都已经知道这个消息。”

    “那又如何?”凤云修冷淡地反问他。

    凤云晖张了张嘴,哑巴了。

    是啊,那又如何?凤云修现在可是修士,以后可要活上最少八百年呢,要是再往上突破,就能活千年了,到那时,什么大周的争权夺利的事怕都和他没什么关系,李文玉?早就化作一抔黄土了,便是他来看,都觉得李文玉根本配不上凤云修了。

    这可是他们皇室第一个修士,如果他尽量想办法和凤云修缓和了关系,是不是日后就可以指望让凤云修长长久久地做大周的庇护者?有这样的强者坐镇,大周便不需要怕任何人,包括其他国家的修士!

    或许,大周凤氏有望可以延续更多上千年,不论如何新旧更替,坐在龙椅上的,永远是他们凤氏一族!

    这么一想,也算得上是件天大的喜事了吧。

    “罢了,赐婚圣旨之事,我会解决。”

    凤云修一脸‘合该如此’的表情,凤云晖看得只觉得胃都开始疼了。

    “除此之外应该没别的事了吧?”如果没有,就麻烦你从哪儿来回哪儿去成吗?给我个空间好好消化一下今天发生的这些变故。

    凤云修“自然还有。”

    凤云晖“!”

 &nbs四川癫痫病医院那里好p;  “把赐婚圣旨的事抹了之后,给我儿子女儿再赐个世子郡主,以正他们的身份。”

    凤云晖愣了愣,愕然道“你这是在找我请封?你的儿女,是那个乡野村『妇』给你生的子女?你竟要给他请封世子?难不成日后宸王府要给那出身不高的儿子继承?”疯了吧?

    话才刚说完,凤云晖就感觉到周围的气压变得很低,有些喘不过气来,这种感觉何其熟悉,不久前他才刚经历过一次啊!

    再一看凤云修,果然气息变得危险起来。

    “我的王府想给谁继承,都由我说了算,何况子晨足够优秀,别说是王府,便是做大周的皇帝,也丝毫不会差。”

    凤云晖仿佛从这句话中听出了威胁的意味,凤云修冷冷的带着警告的眼神好似再说如果你不满意我让我儿子继承王位,那我也不介意直接让他继承皇位。

    “……”那你儿子倒是爽了,我儿子就亏大发了!

    而且,他其实主要想说的是,如果那个叫子晨的孩子成为宸王府世子,变相地说,不也等于是要认同其母亲的身份?

    再一联想凤云修怎么都不愿意接下赐婚圣旨,现在还特意让他事情处理掉,莫非……

    “你还真对那乡野女子动心了不成?莫不是过后还要再让我重新为你和那女子赐婚?”再封个世子郡主,直接一条龙服务了?

   嘴里吐白沫,全身抽搐,请问这是怎么了?; “你若是非要对赐婚有瘾,我自然不会退却。”凤云修勉强缓和了一点脸『色』,还给了凤云晖一个‘算你上道’的眼神。

    “另外,找个机会,为萧家平反。”

    这一件事还没说明白,又来一件,凤云晖心态有点崩了,“怎么又出个萧家?什么萧家?”

    “前户部侍郎,萧仁礼。”

    凤云晖恍然大悟,“原来你是说他?”

    萧仁礼萧侍郎,虽然已经过去了有几年,但对这个人,他还是有些印象的。

    毕竟,他其实后来也知道,萧仁礼实际上并没有做那些藏污纳垢之事,是如今的户部尚书,也算是他的‘狗腿子’之一的李德海给对方下套,拉人下马好自己上位。

    但当时事情都已经过去不少日子,他不好自己主动翻案打自己的脸吧?

    李德海虽然也贪了不少,但其他方面的工作能力还是有的,且是十足十的皇党,以他马首是瞻,给他处理了不少事。

    若是要给萧家平反,以凤云修的『性』格,不可能只是随便退出来当个替罪羊,洗脱了萧家人的污名就作罢吧?这是想让他将李德海这个祸首也治了?

    这就有些麻烦了。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 xinwen.ysesg.com  江西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